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环球博览 > 武汉解封前一天,雷神山工人终于又开工了
武汉解封前一天,雷神山工人终于又开工了
发表日期:2020-04-07 20:16| 来源 :本站原创 | 点击数:
本文摘要:“武汉本来是我家。我根本没想过去另外一个地方。我相信‘在家里’是饿不死的。”

武汉解封前一天,雷神山工人终于又开工了

凤凰新闻客户端 凤凰网在人间工作室出品

3 月初,吴威带着十几个工人走进华南海鲜市场,清扫垃圾、收拾家禽腐尸、清理沟渠里的淤泥,他们干了 2 天。接下来的日子,吴威也没有接到到活。

2 月 14 日做完雷神山项目后,吴威居家隔离了 14 天。起初,他每天躺着,不是玩手机就是睡觉,也算是一种享受。从床上走到床下,从客厅走到卧室,是他常做的运动。玩了几天,他感到有点累,“接着是难受,最后是憋疯了。”

3 月 18 日,居住在武汉的人终于可以“下楼”。吴威所住的小区没有感染者,出入不需要复工证明,但他出门最多买点吃的用的,“去哪里呢,又没事做。”

与吴威年纪相仿的陈晨,也因接不到活,从劳务公司辞了职。他打算,4 月 8 日武汉解封后回一趟老家鄂州。1 月30 日出来后,他还没回过老家。

叶良平同是建设雷神山医院的工人。2 月中旬,他还在建方舱医院;2 月 21 日后,除了买菜,他基本不出门了。“没有地种,没有活干,没必要出去。”

封城后,武汉的物价曾经一度混乱,青菜涨到了十多块一斤,猪肉 45 元一斤。叶良平只在腊月买过一次肉,“天天吃肉没必要。疫情期间的东西肯定比平时贵,何必凑热闹呢?”中午炒两个青菜,晚上吃稀饭和馍。“三个菜换着吃:莴苣、包菜和青椒。”53 岁的叶良平觉得“要是年轻的话无所谓,还有未来,但我这把年纪,吃多了没用。”

和女朋友一起住的吴威,每月花销接近万块。他算了一笔账:“房租一个月 2000 元,水电 200 元,每天抽烟 20 元,生活费不说多了一天 100 元。”

“我十几岁父母去世,从没想过找政府救助。只要正常工作,一个人在外养活自己没问题,但现在这种情况,“有没有人想过在武汉生活困难的人呢?”

谁也没想到,建完雷神山医院后,不少工友们在家已经待了1 个半月。

武汉解封前一天,雷神山工人终于又开工了

大年三十下午,正准备回家过春节的吴威接到招聘通知——火神山急需工人现场施工。火神山位于武汉西郊蔡甸区,吴威常年在这里生活和工作。过年前,身上没有存多少钱,吴威想着家里困难,总要做点事、置点生活费,“我抱有一点侥幸心理,病毒应该不会到我们这些人身上。”

当时是封城的第二天,火车和客车不让走,但小汽车还可以。吴威赶忙联系上在武汉的 40 个工友,开着依维柯把他们接到火神山,干了 2 天。

1 月 30 日,办好通行证的吴威,又把工人接到了雷神山工地。工人们来自全国各地,分散租住在武汉不同小区。吴威每天开车接送他们上下班。

雷神山是一个平地,头两天是基础建设。现场管理人员催得紧,吴威看得也紧:“我带去的工人偷懒或做事太潦草都不行。”钢筋工砸钢筋,木工制模板,基础做好后,再是拼装板房——用一块一块的成品板材,切割和拼接成窗户、墙和吊顶等。最后是安装热水器、浴盆以及日用设施等。除了医用设备和仪器由医院安装外,剩下全是工人的活。

武汉解封前一天,雷神山工人终于又开工了

接送工人上下班的车辆。

等候进场的工人们,戴着不同颜色的安全帽和各式材质的口罩,在湿漉漉的马路上,聆听安全监督员举着喇叭传达的须知:“就一点,大家一定要把自己的生命当回事!生命只有一次,不可能重来。”

工地上,没有一个工种不辛苦,去了之后就是做事,脏和累避免不了。工人们带着工具,比如电动扳手、电起子、活动扳手等。“我们出门时,绝大多数人还躺在被窝里”,吴威说。据他估计,全武汉的工人加起来不足1万人,集中在火神山、雷神山两个工地做事,方舱医院都缺人。封城后,送外卖的、跑快递的、无家可归的,都到工地来谋活路。

外地的工人进不来,武汉的人也出不去。陈晨的弟弟骑了七个小时,在大年三十晚上 6 点半回到鄂州,车子停在了家门口。比弟弟早 2 小时,陈晨先到家。

接到劳务公司的派活后,陈晨迟疑,要不要回武汉?“弟弟是一个贪玩的人,骑摩托车把大半个中国游历完了。他意志力比较强。如果不是他有勇气骑回家,我也没勇气骑回武汉。”陈晨说。

哥俩骑的是同一辆共享单车。初六早上 8 点,陈晨骑车到了葛店南站,查了体温,一切正常。从鄂州跨武汉,有道关卡设在左岭。在那里,陈晨第一次被拦截。他谎称住在邻近的左岭新城,买完衣服正准备回家。为圆谎,他特意从家里拿了几件新衣裤。出示了身份证,做了实名登记,他被放行。

进武汉后,公共交通都停了。陈晨沿高新大道一路向西,路过武昌火车站骑到了鹦鹉洲大桥,但是,鹦鹉洲大桥封路了,长江大桥也不通,他不得不多花了一个小时绕至杨泗港大桥。

双层 12 车道的杨泗港大桥于2019 年10 月 8 日通车,陈晨曾参与施工,做过拼装、电焊、搭架、清理垃圾等突击工作。桥上的车很少,也没什么行人。陈晨骑着单车,车筐里放着水果、饮料和面包等。骑到桥中央时,望着天水一色的长江,还有未经风霜的大桥,陈晨拿出手机匆匆拍了几张照片。赶着晚上 7 点钟开工,他没有多做停留便继续骑行。

直到下午 2 点半,骑了 40 公里的陈晨,终于抵达目的地——汉阳区王家湾。陈晨与 5 个工友住在离王家湾地铁站2 公里的楼房里。房租每月1700 元,加上水电费,分摊下来每人 400 元。6个人平时都在武汉打突击,但今年情况特殊,有3个回不来。

工友叶良平不舍得自己租房子,吃住都在工地,“干活也方便”。初三那天,他搬进了雷神山的工人宿舍。

武汉解封前一天,雷神山工人终于又开工了

2 月 15 日,武汉下了一场雪。雷神山医院的箱式板房漏水了,房间内有仪器,抢修必须在 36 小时完成。

陈晨被召集到了雷神山抢修现场,负责搞钢构和做天沟。“屋顶的防水没做好,板房上打玻璃胶和防水胶的工序被忽略了”,陈晨说,“我们必须抢工。”

武汉解封前一天,雷神山工人终于又开工了

陈晨自拍照。

罕见的,自 1 月 26 日以来,他第一次穿上了防护服。“我们所在区域是病区,还是有点担心。”

(责任编辑:admin)
热门推荐
  • 娱乐资讯
  • 社会百态